在导演不断反覆磨练,邱泽於新作《谁先爱上他的》演技大喷发。获得金马入围肯定之外,他学会如何归零,将自己变成一幅白色画布,任由角色恣意挥洒。
  
  出道至今多年,邱泽的星途不可谓不顺──窜红的速度相当迅捷,演出机会不曾间断,且担任的多为男主角,人气亦始终不坠,只可惜,似乎少了一丁点什麽。当然,他一直很努力,尽心扮演好被赋予的每一个角色;但若上网查找与邱泽相关的报导,焦点似乎往往仅放在他的花边绯闻,未认真看待他的工作。直到2016年,邱泽入围金钟奖戏剧节目男主角奖与迷你剧集男主角奖,大家彷佛才突然发现,原来他的演技竟如此不俗。今年的他火力全开,以《谁先爱上他的》的同志角色勇夺台北电影节最佳男主角并入围金马,而且是该奖项中的唯一台湾代表。
  
  导演心中的不二人选
  
  「的确有点紧张,但完全没有压力,」邱泽从容地说,「毕竟,该做的、能做的都已经努力过了,只能静待评审结果,跟小时候等联考放榜很像。」其实,他获得《谁先爱上他的》阿杰一角,与未摘金钟甚至有点关联。当时,邱泽首次入围金钟即是双男主角,未得奖心情难免些许失落,经纪人便约大家吃饭,并特地找来善解人意的徐誉庭开导、劝慰他。当天是导演第一次见到邱泽本人,赫然觉得未刻意修饰边幅的他,与平日斯文帅气的萤幕既定形象大不同,别有一番味道,与阿杰的气质颇类似。日後修改剧本,徐导将邱泽那日的模样刻意加写进人物之中,俨然已暗自决定由邱泽出任。
  
  待正式选角时,邱泽果然是不二人选;「非常特别的角色,我马上就答应了!电影想讨论的议题颇严肃,呈现方式却不沉重。另一方面,片子里的每一个人其实出发点都是爱,譬如刘三莲因为在婚姻里得不到爱,转而把全副心力都放儿子身上,希望从中找到自我存在的价值,殊不知形成一种情绪勒索。最後,每个人从爱里面学会了包容和放下,给彼此更多空间。强硬要求别人和自己做一样的选择并不合理,这一点很值得我们内省与思考。」而他饰演的阿杰,从影片一开始的吊儿郎当、狂放不羁,渐渐显露出藏在心底的深情与执着,至片尾处情绪终於释放,邱泽演得流畅、细腻、有层次,多年默默耕耘终於被看见。
  
  角色已刻在心里
  
  「拿到剧本以後,我试着拼凑阿杰的人生,让他更完整。」邱泽解释。开拍前,他花了很多时间学走路;「因为导演跟我解释,这个人连行走都不断在动脑筋、想东西,重心应该放在头的部分,所以走的时候身体会不自觉往前倾──看似简单实则很困难,我练习了好久。结果杀青以後我还是那样走,都不知道是角色反应还是我自己了。或许等到接受新角色、进入新角色的情况之後,才会把这个习惯慢慢丢开。不过,阿杰的调皮与孩子气倒是跟我很像,还有,我们俩柔软的那一面不是每个人见得到的。」
  
  尽管用心揣摩角色,邱泽瑜拍摄时却经常「卡关」;「导演十分重视细节,我几乎每天都被磨。最困难的是试了十次、二十次以後,还被导演要求归零。通常,演到第十次多半已经『撞墙』了。我潜意识会追求自认为最好的表演,事实上抱持这种想法,哪怕只一点点,也不是用角色本位思考,而是演员本身。有一幕是宋正远跟阿杰说,他要去结婚、当『正常人』,阿杰听了崩溃大哭;拍摄时我们试了十几次,导演就是不满意,哭到最後我脑袋一片空白──那天超级辛苦。後来,她教我念《心经》把心定下来,放掉一切从零开始,我个人觉得很管用。我想,阿杰已有某个部分刻在我心里,永远不会不见。」优秀的演员不都是这样吗?
  
  「我的情绪来得比较慢。」邱泽说。这与他的得奖(台北电影节最佳男主角)和入围(金马奖最佳男主角)角色、《谁先爱上他的》里的阿杰恰恰相反,「阿杰的情绪反应比较快、比较直接、比较巨大,当下的喜怒哀乐都挂在脸上,旁人一望而知。」有趣的是,阿杰与谢盈萱饰演的刘三莲──片中的「情敌」,皆属於「急惊风」个性和脾气,相当外显,最「冷静」的反而是宋正远与刘三莲的孩子宋呈希;「导演常笑说,黄圣球(宋呈希扮演者)是本色演出,连他自己也说他没在演、都来真的,很可爱。」
  
  无论是否本色,一个优秀的演员就是能称职地表现出剧中人的七情六慾,带领观众进入角色的世界。由於电视与电影拍摄手法完全不同,收与放之间颇考验演员的功力;「这是对表演理解後的反刍与判断,也是能量放大或缩小的功课,很微妙的。」虽然从前也拍过电影,但碰到挑剔的徐誉庭,邱泽不断地被否定,以往的认知几乎被摧毁殆尽。「导演要求很细,」他表示,「一场戏拍二十次是常有的事,而且你永远不知道她会用哪一个take,只能每一次都全力以赴,每天都很操、很辛苦。」
  
  丢掉熟悉的过去
  
  开拍前,剧组花了一个月时间排戏,那段时间的受挫,令原本满心期待的邱泽意兴阑珊,甚至对自己的能力产生剧烈怀疑。徐誉庭认为邱泽太「电视」,会本能地注意到灯光和镜头、配合对手走位等等,「这些东西是一个好电视演员的必须,但徐导都不要,她只要我全心全意浸在角色里。」由於邱泽是功课做足的人,导演为了「对付」他、卸除他表演中属於匠气的层面,还临时改台词、藏道具,希望藉此激发出他最本能的反应,而非准备好的东西。「有一幕拍我点菸,结果打火机不在剧本写的地方,我真的绕来绕去找了一下,导演说那样的状态很自然,正是她想要的。」
  
  戏杀青了,邱泽确实进入了另一个层次,表现有目共睹。观众不再只盯着他帅气迷人的脸蛋,反倒会「分心」,被阿杰的喜和悲牵动情绪,跟着他一起傻笑、一起难过。「外表的确是两面刃,」他有感而发,「一开始,观众当然是因为喜欢你的外表,才愿意花时间看你的戏,也会因为这个原因忽略你在表演上的用心,所以我更应该自我警惕,精进自己的演技,才不会永远被贴着『偶像剧演员』的标签。」显然,邱泽已经成功撕除了标签。